江尽。

他是清冷白月光,可偏偏动了情。
他是笼中末途鸟,也庆幸动了情。

原著向王权单恋。存个分析脑洞。


月贵是爱而不得,是无始无终,是月老手中牵不起的红线。王权富贵是被东方月初救赎的,在他黑白人生中出现了一抹亮色,是满身血污时惊鸿一瞥的笑意,是东方月初的恣意潇洒。他遇见了太惊艳的人,却早已没机会去追逐了,但他心甘情愿追随东方月初,甚至为了对方与其心爱之人的共同心愿赴死,王权富贵心中哪里怀着什么天下,唯一个东方月初而已。

武沧-不悔(上)

    今年的雪来得晚了些,风仍是携着冷意吹过,坐在房前看雪的沧海拢了拢衣服,伸手接住了片片雪花。细小的晶体碰到手掌的暖意就化了,让人来不及握住。就像她从前未曾握紧的温暖一样,沧海望着飘飞的雪花出了神。

  0.

  沧海还记得掌门望着她渡海时的情景,披散在腰间的白发被风吹起来,她的神情带着几分怀念与决绝。掌门是没法离开的,她只能永生留在岛上。

 
 她还说了一段话。

  “这个江湖你走过,会有后悔遗憾,而当你多年后回顾往昔,你定不悔。”

  很多年后,沧海来理解了掌门的话和当初她的神情。

  1.

  沧海是在金顶下面遇到武当的,当时沧海身负重伤,蜷缩在角落里,只余一双眼睛警惕的...

烟火

*私设现代
*同居设定
*设定王权和东方都还有前世记忆

携着冷意的风吹过面颊,从衣袖间缝隙钻入,街上人已经很少了,唯有星点暖黄灯光点缀在寒夜。

今日是十二月三十一日,一年的最后一天,而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准备着跨年。

东方月初缩了缩脖子,夜晚还是凉的很。他扣紧了身旁人的手,眼眸一转,放下手中的袋子,似是想到什么略微偏头,正巧对上王权富贵的目光,平淡如水的眸子静静倒映着蓝发少年的身影。

“表哥,我想放烟火。”东方月初扬了扬唇角,凑近几分晃晃王权富贵的胳膊,嘴角的弧度随着水面起的波澜而弧度愈深,不出意料的看见人略显无奈神色。

“这可不行的。城市都禁止烟火了。”王权富贵略显无奈,无论过了多久,他对...

生辰【月贵】

算是日常向,私设东方月初在王权富贵生辰那天梦回过去调戏少时王权富贵。


东方月初早上是被冻醒的。


不情愿的睁开眼迷糊之间视线里全是蓝色,很像蓝天的那种蓝,伸展了手臂却压到一片有些扎手的东西,静默了几秒钟,东方月初猛然坐起望着四周。周围一片静寂,那确确实实是蓝天,而压到的是杂草,挡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座假山,而身上不知为何穿上了黄色道袍。


“这是什么鬼地方…”


东方月初碎碎...

情起,无风心也动【短】

东方月初视角。又名当我看着表哥时我在想什么。


极喜爱听他唤我的名。


如一只蝶在心头颤动翅膀,某种不安分因素悄然在心中漫延,不知已经身处危险边缘。只一步,或者得到救赎,或者万劫不复。摩挲两指间竹签,视线落于被糖裹着的红果,只一眼又回到面前人身上,他令人离不开眼,对其他事物都失去了兴趣。目光落于人眉眼,眸间宛如一汪清泉,没有杂质,波澜不惊,几缕碎发垂在他的脸颊上,顺着发丝末端,视线定格在一张一合的单色唇瓣上。


“月初......?”


犹如大梦初醒,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离他非常近了。许是太过惊诧,他直接唤了我的名,而没有加上表弟二字。耳根有些发烫,对上他微微睁大的眼睛,察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