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尽。

他是清冷白月光,可偏偏动了情。
他是笼中末途鸟,也庆幸动了情。

情起,无风心也动【短】

东方月初视角。又名当我看着表哥时我在想什么。



极喜爱听他唤我的名。


如一只蝶在心头颤动翅膀,某种不安分因素悄然在心中漫延,不知已经身处危险边缘。只一步,或者得到救赎,或者万劫不复。摩挲两指间竹签,视线落于被糖裹着的红果,只一眼又回到面前人身上,他令人离不开眼,对其他事物都失去了兴趣。目光落于人眉眼,眸间宛如一汪清泉,没有杂质,波澜不惊,几缕碎发垂在他的脸颊上,顺着发丝末端,视线定格在一张一合的单色唇瓣上。


“月初......?”


犹如大梦初醒,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离他非常近了。许是太过惊诧,他直接唤了我的名,而没有加上表弟二字。耳根有些发烫,对上他微微睁大的眼睛,察觉几分惊慌从眸间闪过,很快又趋于平静,此时那汪清泉里倒映的只有我一人。忽然的心跳仿佛漏了半拍,而后越来越快。我努力稳住心绪使自己平静,扬起了唇角带着几分轻佻笑意。伸手将他垂落的碎发别于而后,指尖轻抚过人脸颊,而后恢复原来位置。


“表哥怎么如此不注意形象,这可不行。”


挑挑眉毛戏谑调侃他,几声轻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。大抵是从未与人这么亲近过,他愣了一会儿,点点头微扬唇角。他似乎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我这才放心的舒口气。咬下一颗红果在嘴里咀嚼,甜味在舌尖四溢,使我更加安下心来,看着表哥,他说的话我却一个都没有听进去。双手交叉支起下巴,继续细细打量人。不知怎的,忽然一片心动。


纵使万劫不复,我也义无反顾。


评论

热度(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