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尽。

他是清冷白月光,可偏偏动了情。
他是笼中末途鸟,也庆幸动了情。

烟火

*私设现代
*同居设定
*设定王权和东方都还有前世记忆

携着冷意的风吹过面颊,从衣袖间缝隙钻入,街上人已经很少了,唯有星点暖黄灯光点缀在寒夜。

今日是十二月三十一日,一年的最后一天,而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准备着跨年。

东方月初缩了缩脖子,夜晚还是凉的很。他扣紧了身旁人的手,眼眸一转,放下手中的袋子,似是想到什么略微偏头,正巧对上王权富贵的目光,平淡如水的眸子静静倒映着蓝发少年的身影。

“表哥,我想放烟火。”东方月初扬了扬唇角,凑近几分晃晃王权富贵的胳膊,嘴角的弧度随着水面起的波澜而弧度愈深,不出意料的看见人略显无奈神色。

“这可不行的。城市都禁止烟火了。”王权富贵略显无奈,无论过了多久,他对这个表弟总是没辙的,佯装抬腕看了看表表情正经的回答人。“还有再不快点回去可就要到明年了。”

东方月初眯了眯眸子,捉住人抬起的手于唇边亲一口,才继续心满意足的提起袋子向前走。虽是交往许久了,但许是以前从未与人亲近过,王权富贵因这一个小动作心里也泛起涟漪。

开了门打开灯,身上的寒气多少被驱散了些,东方月初放下东西便去开了暖气。墙上的钟已经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十点半,跨年晚会应是都过去了一半了。接着他脱去外套从王权富贵身后将人搂住,覆在人耳旁低语。

“去卧室看晚会吧。”

王权富贵侧过头意图躲过来人的突袭,被发丝堪堪遮住的耳朵有些红色,略显慌忙拿几袋零食匆匆挣脱怀抱走向,甚至是奔向卧室,只留下仿佛要弥散在空气中的答语。

“好。”

东方月初看着人的背影眸中的笑意愈来愈深,丝毫找不到方才要放烟火时的孩子气。他略微思索脑中浮现自家表哥刚才模样,叹了叹气,笑意却丝毫没有减少。

“我今天可能是要忍不住了。”

走进卧室,王权富贵已经恢复了平日模样,若不是还仍发红的耳朵出卖了他,还真叫人看不出异样。许是暖气开的足,王权富贵只着一件单衣披着外套,松垮的露出脖颈,隐隐约约看得到锁骨。

这房间里真是太热了。

东方月初这么想着,坐到了王权富贵身后抱住,手不老实的覆上人脖颈,继续往下寻着那锁骨凹陷处摩挲。王权富贵怔了怔,拍开身后人作乱的手,起身坐到了人身旁,将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些。

“…好好看电视。”

这电视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,一边向嘴里丢糖一边盯着自家恋人的东方月初表示很无聊。看着身旁人的侧颜,就像是心上一直有蝴蝶扇动翅膀,总不得安宁。

像是老天知晓东方月初的心声,当墙上的钟走到十一点半时,电视的声音戛然而止,四周突然漆黑了下来。

东方月初心里一惊,下意识摸索着抱住身旁人。迅速冷静下来想着可能是跳闸或者是停电了。“表哥,我去看看。”

借着手机的灯光照着去检查了下,却发现没有跳闸,东方月初揉揉头发想着兴许是突然停电,过会儿就好了,又略显几分急的回去王权富贵身边。

“大概过会儿就好了吧。要是在以前,我还能弄个纯质阳炎来照个明。”

几分打趣意味东方月初轻笑两声,拉住想去找蜡烛的自家恋人,张开手臂在黑暗中看着他。过了一会儿便察觉那人坐到了自己身前,伸手抱住,这回却安分的没有乱动。

明明四周都被黑暗包围了,他们却实实在在能看清黑暗中对方,知晓对方的意思。

“乖,这里暖意还没消散,外面太冷了。”边说边拿衣服披在自家表哥身上,东方月初忽然就忆起旧事来,突兀的全都涌进脑海里。“上辈子时,那时候的新年却是都有烟火的。”

有几年他们俩是在一起过的新年,那时王权富贵有了自由,东方月初也还乐的清闲,王权富贵一年的最后,看遍风景回来时他们便会聚在一起。一个斟酒一个饮茶,似乎是这样就能一直到天亮,到新的一年。

那一年大概是东方月初酒多喝了几杯,觉得那年的烟火是最漂亮的,尤其是当他回头看到烟火光亮下的王权富贵时,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烟火爆炸的声音十分的响,往年此时他们都只是静静的观着,而这年东方月初借着酒劲在烟火中对王权富贵说了什么,烟火恰好的盖过了每一个字,仿佛未曾出现过。

烟火结束时王权富贵询问他说了什么,他也只是饮酒而不答。那年的烟火却实实在在烙印在了他的记忆里,同那人一起。

“所以有一年放烟火时你究竟说了什么。”王权富贵转过身子看向东方月初,发丝蹭过东方月初的下巴使他从记忆里抽离,望向面前人的神情更柔和了不少。“你猜呀。这可不能说。”

含糊不清的扯开了话题,继续聊着其他旧事。东方月初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情,是那埋伏许久的不曾显露的心动。烟火的声音很响,那烟火下的人却令人看痴入迷而忘了周围。

“你真好看…我心悦你…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。”

在王权富贵再把话题绕回来时,东方月初侧头在人耳旁低语。场景似乎和当时重合在了一起,只是缺少了烟火的响声。

“砰——”

手机上现实的时间刚好是十二点整,王权富贵闻言愣了愣抬头靠过去。柔软交叠,东方月初清晰听见了如当年一样的响声,只不过,这次的烟火,是在他的心里爆炸开来的。

评论(7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