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尽。

他是清冷白月光,可偏偏动了情。
他是笼中末途鸟,也庆幸动了情。

武沧-不悔(上)

    今年的雪来得晚了些,风仍是携着冷意吹过,坐在房前看雪的沧海拢了拢衣服,伸手接住了片片雪花。细小的晶体碰到手掌的暖意就化了,让人来不及握住。就像她从前未曾握紧的温暖一样,沧海望着飘飞的雪花出了神。

  0.

  沧海还记得掌门望着她渡海时的情景,披散在腰间的白发被风吹起来,她的神情带着几分怀念与决绝。掌门是没法离开的,她只能永生留在岛上。

 
 她还说了一段话。

  “这个江湖你走过,会有后悔遗憾,而当你多年后回顾往昔,你定不悔。”

  很多年后,沧海来理解了掌门的话和当初她的神情。

  1.

  沧海是在金顶下面遇到武当的,当时沧海身负重伤,蜷缩在角落里,只余一双眼睛警惕的打量周围。天空阴沉沉的,似泼了化不开的浓墨,随时有下雨的迹象。四周安静的可怕,沧海微微皱眉,她察觉有几分不对劲,身边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,她下意识握紧了刀把,抬眼匆匆扫了一眼来人。

  “姑娘为何会在此”

  不行。

  来人一袭白袍,从他的走路无声便可看出这人修为不低,沧海想了想果断放弃了跟他打的想法,转而弯起唇角笑起来,表面上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萝莉。

  “大哥哥,我迷路了,父母双亡,无地可去”

  寥寥几句抖露身家,便更让人相信这是个稚童,眼前人似乎并没有起太大疑心,点点头便在沧海旁边坐下了,拿出了平日随身携带的药品给沧海救助。

  几句交谈中沧海得知,这原来是位道长,她听过他的门派,绝对的名门正派。细细打量,道长白衣胜雪,剑眉星目,恍若谪仙。

  沧海觉得今日的风大了些,吹的她有些躁,吹的心也不安分加速跳动。

  “既无地可去,可愿拜入我门下?”

沧海愣了愣,刹那之间几种想法在脑中晃过,初踏入这江湖有人照料便是极好,可为何面前这人会轻易提出收徒请求值得存疑。仔细掂量了利弊,若是这人害自己自己也打不过,而答应了多少有些照料,未尝不可。

  “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,你确定吗?”  少女一双眼睛扑闪扑闪,显得有些紧张纠结,内心却笃定了面前人会答应。

  “没事,我可以教你。”果不其然,面前人温和的点点头,将沧海扶起。“我先替你置办些衣服,若是路上遇上云梦医者,请人为你治疗下伤口。”

  一种奇异的感觉从沧海心中生起,她拘谨的跟在道长后面,这一次紧张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了,其中却夹杂着莫名情绪,她想不透,也不想去想。

  待所有东西的置办好,沧海已有些困倦了,连夜的追杀令她许久没安稳睡过了。武当骑着马将沧海揽在前头,沧海便迷迷糊糊闭了眼,也仅此而已,她仍有防备警惕的姿态。

  “请路过的云梦小姐姐治疗一下这个小沧海,好吗”

 武当一路上遇到云梦医者恳求着为其徒一治,却总是不逢时候不凑巧。沧海闭着眼睛听着,心里生出几分甜丝丝的感觉,想着原来有师父的感觉还不错。不知什么时候,武当将她轻轻放下来,写了些什么放在她旁边便离开了。

  沧海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心下一紧,蜷曲的手指暴露了主人的内心,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向武当留下的纸。

  “遇急事回师门,此处安全,可放心。两日内必归。”

  沧海悄悄松了一口气,仔细将纸收好,眼中的笑意她自己都没发现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4)